在最好的花期见到该见的花是美好的事。

  早早订好了去阿姆斯特丹的机票,四月底五月初是荷兰郁金香赏花的最好季节,郁金香是荷兰的国花,荷兰是最大的郁金香球茎生产和出口国,到五月中后期,大批的花就会被收割。

  去阿姆斯特丹,也算是梦想清单里的一项呢。非要掰着指头数数哪次旅行称得上是改变我人生的,这可以算一个。毕业前和朋友们参加过一个欧洲游旅行团,在阿姆斯特丹短暂停留,什么也没看见,梵高,大麻咖啡店,更别提郁金香了!下决心以后要再来一趟。毕业面临去留选择,想去的地方太多,怎么也得先留下再说。有意思的,还真是曾经的一个个不甘心的念头在改变着命运呢。

  从日内瓦登机,起飞后小眯片刻,睁开眼就要到阿姆斯特丹了。从飞机上俯瞰,竟然能看见一块块的花田啊!黄色,红色,绿草地也是一块一块,整整齐齐,还真是头一回在飞机上看见这样的景色呢,不过这画面倒不陌生,蓝天下的郁金香和大风车,这样锐利高饱和的画面,小时候在挂历上贺卡上见过的吧,荷兰最先入为主、最经典的样子。

  飞机上的乘客们也都探头张望,迫不及待。去看花,像是去赶赴一场美好的约会,相遇虽短暂,但依然如此这般郑重其事的。这样对花的热爱与敬重,自古就有了,《红楼梦》,芒种节,大观园里的男女老少们早起,用花瓣柳枝编轿马,在花枝上系绫罗,摆礼物祭花神。芒种一过,夏天到,繁花凋零,花神退位,人们还要饯行。林妹妹的葬花词,一句“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多令人神伤。唐朝人爱对花唱歌吟诗,宋朝人们对花畅饮,欧阳修诗里写:“我欲四时携酒赏,莫教一日不开花。”宋元两代,兴起焚香赏花的习惯,就是对着不同的花,焚烧不同的香料,木犀配龙胆,含笑配麝香,这个习俗延续到明代,袁宏又说焚香不好,这是在残害花朵,于是习俗被叫停。总而言之,人们为了赏花真是操碎了心呢。 

  春寒料峭,迫不及待出门的赏花人啊,为了这含苞待放的花、这盛大隆重的花,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飞机平稳降落,机场里到处都能看到郁金香的踪影,过道两边,纪念品商店,接机的人手里捧着小捆郁金香,这一切都在提醒着我们到荷兰了。在酒店入住,服务员都会热心询问是否要购买到库肯霍夫公园的门票。这倒是方便,从机场乘看花专用巴士和公园门通票共计29欧元。放好行李,走路去阿姆斯特丹市区转转。

  天气阴冷,隐隐担心看花的天气,四月底,穿着羊绒大衣一点都不暖和,入夜后更冷得要命,大街上飘着浓重的大麻味,逐渐亮起暗红色灯光的红灯区人潮涌动,站在橱窗里的美艳妓女,搔首弄姿魅惑着行人。这个全球最自由的城市,大麻、色情公开合法,这一切让这个看上去平淡的欧洲城市变得非比寻常。 进了一家coffee shop,里面音乐轰鸣,烟熏火燎,小黑板上明码标价大麻的价格,按克收费,大麻蛋糕10欧两个。打开包装那铺面而来的糊味,耶!大麻!超激动两口吞进肚里,等待着奇妙时刻的来临,很可惜,直到醒来,它们都没起任何作用。

  第二天,天朗气清,恰是赏花好天气。先乘车到机场,换乘到库肯霍夫公园的大巴,一下车,天啊,排在机场外面的长队比游乐场排过山车的队伍还长,就该早点起床的呀!排了一个小时终于上了车,快到公园的公路上,又被各种去看花的私家车堵得水泄不通,整车乘客都闹着要在公路下车自己走去。

  不管怎样,我们到了。

  对将要看到的大公园,你会有怎样的想象呢?不管你想的有多美,绝对没有看到的这样美。正午阳光尖锐刺眼,可一进霍肯霍夫公园,心平静了, 无数棵吐露新芽的大树缓冲着太阳光,光线变得柔情蜜意,嫩绿蛋黄的光晕影影绰绰,花树密密碎碎地将淡粉色糅杂进空气里,眼前的一切都被一块硕大的朦胧滤镜笼罩了起来,满地光斑晃动闪烁,这是一场植物的迪斯科舞会啊。再看看那些平时颜色霸道的花吧,郁金香,风信子,百合,全都变得风情万种。讨巧的设计将花朵们妥善安放,让它们尽情展现自己的美,这儿的园林设计师,真是个有心机的人。

  凝视着盛放的花朵,意乱情迷,让人怦然心动,这不像是爱情的感觉吗?1554年,奥地利王朝使节把郁金香从土耳其引种到奥地利皇家公园后,无数专家为之神魂颠倒,为了培育出新品种废寝忘食,在维也纳皇家花园当园丁的克卢修斯得到郁金香品种后把它带到荷兰,于是,便令整片大地为之疯狂了,掀起了全国性的郁金香热。贵族们以在花园里种植郁金香品种的稀有度来作为财富和身份的象征,哪个贵族花园里不种郁金香就是种耻辱,渐渐郁金香的种球被炒到黄金价格的百倍,甚至有人用一整幢别墅去换一个郁金香新品种。郁金香最终导致了经济的泡沫化,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郁金香泡沫”。

  感谢那些痴迷于研究郁金香品种的人,如今,全球郁金香品种超过八千多种,黄色瓣有红点的叫“国王的血”,红花瓣有条纹的叫“奥林匹克火炬”,互相抱住花瓣的叫“情人热吻”,暗黑幽深的是“夜皇后”,白色嵌浅红边的叫“中国女子”。大仲马曾称名叫“黑寡妇”的黑郁金香是“艳丽得叫人睁不开眼睛,完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在花丛中穿梭游走,感觉自己飞了起来,这就是爱情啊。有句话怎么说的,如果花都不能治愈心底的阴霾,那一定是花不够多。靠近它们,每一朵,都是造物者的奇迹 。

  中午在公园超大无比的用餐区吃饭,观花歇息的人们脸上都染着一抹斑斓的神采,价格公道的食物,小而精巧的炸食,咖啡机隆隆作响,墙壁上有大红大绿的花朵,花朵闪光,人们笑语欢歌,观花史到今天,变成了这样的样子,花朵与人,那古老而感人的关系还在延续着。

  为了去看大型花田,只好忍痛从公园出来了,公园太大,慢慢看,可能两天也看不过来。小步快走,花田一步步在靠近,郁金香骄傲绽放,滚滚而来的花田用色彩将大地切割,天蓝得令人心醉,红是摧枯拉朽的火焰,黄是横冲直撞的阳光,粉是一场醒不来的梦。 在花田里驻足,暗自心惊,除了不停按动快门,小声惊呼,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郁金香的花语,逝去的爱情。

  关于逝去,一年一年,不断在失去也再重新获得,而曾经梦想清单上的任务,花费时间或短或长,竟也被一件件勾画着完成了呢。想起曾经一个人孤独在伦敦大街走着,身边那么多的人擦身而过,未来有那么多种可能,而如今,生活向我打开一条全然崭新的通路,这里平静安逸,我有了有很多很多时间,见的人越来越少,说的话越来越少,但世界的美好还是无穷无尽在向我展开,鲜花的颜色,变幻的云朵,四季更迭,草木荣枯……

  站在下午浓稠的阳光里,站在春天清冷的大风里,我裹紧衣服。逆着光的花田看上去艳丽得不真实,而我脚踩土地,是真真实实在活着。迈开脚步向花田深处走去,大风呼啸,周身的花海波涛涌动,大地忽闪忽闪,动荡不已。

  亲爱的花朵,如果你们富有能量,让我深呼吸,将它们收进身体。请告诉我命运的暗示,请带我去我想去的地方。

推荐阅读
自由摄影师,青年写作者,著有《谁不想用自己的方式度过这一生》现居瑞士日内瓦。微博商业合作联系:xm001@xingmedia.com QQ427748591

荷兰 Holland

荷兰位于欧洲西北部,濒临北海,与德国、比利时接壤。荷兰国土海拔很低,很多地方地势接近甚至低于海平面,因此又常称低地国,首都是阿姆斯特丹,然而,政府、女王的王宫和大多数使馆都位于海...【更多简介】

发现旅行
扫我
关于我们 新浪网旅游频道专业旅游网,全球华语最具影响力的旅游在线媒体。为网友提供权威实用的旅游资讯和景点信息,易操作的旅行攻略分享平台,和可信赖的旅游线路、机票酒店预订服务等。
精彩栏目
旅游景点酒店预订
主题旅游机票查询
旅行攻略热门专题
往日回顾发现之旅
关注我们 新浪旅游新浪资讯产品,每日推送旅游信息。

旅游频道业务合作: 010-82628888-3876

客服服务热线: 400-690-0000

旅游网站违规失信举报电话:12377 或12301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