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远处的山都绿了,就带我去爬山吧!”

  小时候爸妈接了我放学,吃着零食走在回家的路上我都会重复这句话。

  看着眼前的山,又念叨起来了。好神奇哦,这山前些日子还盖着白雪呢,这转眼就绿起来了。 晚饭后出门散步,站在温暖的夜色里,想起冬天给朋友的信里写: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屋里的气温达到最低,手脚冰凉,热茶不离手,从白天到黑夜仿佛是一刹那的事,除了闪烁的电脑屏幕,周围的一切都遁入黑暗中。日内瓦接连下了一周的雪,然后猛地开始化雪,气温日日降至零下……

  而现在,春天步履坚定地光临大地,它切切实实地来了,微风的气息有了飘渺的温暖,一场春雨后大地蓬勃绿意葱葱,冬天已经过去。穿过小树林去超市买菜,脚踩树影,光线失去棱角,鸟鸣声不绝于耳,世界用它最美好的方式展开,买来青菜回家洗洗拌沙拉,买一打啤酒边喝边往回走,晕头转向的,每天细碎的事情变得有意思,这样,便可以敞开心扉期待夏天的来临。

  天气暖和之后,有了应季的出游项目,雪板被打包塞到床下,等待下个雪季来临。朋友们约着去看一个名叫Vallorbe大溶洞, 曾经人们深信有仙女住在这里,会蛊惑年轻的男人,也被称为仙女洞。 溶洞位于沃州的瓦洛布小镇,它藏在一片幽深的小森林里。

  停车徒步,森林茂密,绿色从浅到深,溪水潺潺到汹涌,阳光被茂盛的植物遮挡,水雾升腾,潮湿的树干长出一从一丛蘑菇,有大鸟懒洋洋立于树梢,又傲然飞走;有虫子爬过树叶和花朵。脚步保持一定速度,步履轻松而踏实,大脑像喝过咖啡一样,变得机敏和锐气,可能周围的含氧量到达一定峰值了吧。春日沉沉,周围的一切都安静极了,但侧耳倾听,又是喧闹的,树木在茂密中膨胀,树叶在风里沙沙作响,鸟儿鸣叫不止,河流湍急,奔腾着向着远方,河中央静止的大石头,被河水一波又一波地撞击。

  我们走在前往仙女洞的路上,而身体已经进入一个奇幻的神秘地带,我感受着身体以外的一切,绿像风一样源源不断地经过我,我们默默走路一言不发,我想起了很多很多久远的事,我现在快乐吗?身边不断有人擦身而过,他们像我们一样,静静在山林中走着。

  不远处烟雾缭绕,自驾出游的一家人,小狗跑过来又跑开,小孩子用木棍翻着柴火堆,装模作样的,一会没了耐心,到河边扔石头玩,大人将香肠,蘑菇,鸡肉摊开在烤架上。一句一句喊着跑远的小狗。一家人闲散的样子,没有局促和不安,时间这个时候显得很多很多。

  仙女洞到了,外面看起来不起眼的,进去以后,当在电视里看见过的那些钟乳石、石笋、滴水石、石柱出现在眼前,真让人震撼得浑身颤抖。

  洞内温度降低,潮湿阴冷,走在人工走廊,可以随时触到光滑湿润的石头,像水滴一样的,像瀑布一样的,像珊瑚一样的,像流沙一样的,而它们都悬在半空,静止在眼前,窄小的地方像密室,宽阔的地方像是秘境广场,洞内迂回曲折,地下还有清澈的流水,浅处被灯光打亮波光粼粼,深处漆黑一片不见底。

  一千万年前,这片瑞士的土地是一片汪洋大海,在瓦洛布海洋沉积了大量的石灰物质。过了很久以后,奥尔布河逐渐冲击地下河床的石灰岩,一个神秘的地下世界由此形成。20世纪70年代对游客开放以前,这里只能潜水进入。水在运动过程中对经过的沉积物或岩石产生侵蚀作用,在水流作用下,形成陡峭的海岸、弯曲的沟壑、高高的冰蚀悬谷、气势磅礴的大峡谷。

  女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说:“我身体内有一个小小的回应的点向它飞去。我感到我的肺部充满了奔涌而来的景色——空气、山峰、树林、人们。我想,这就是所谓幸福。”

  幸福如果是这样,它已在身边。

推荐阅读

相关视频

更多>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