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博客、邮箱请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还没有新浪账号?

立即注册
X

sdasda

您有 条新提醒

  合肥,古称庐州。地处长江、淮河之间、巢湖之滨,襟江拥湖,原是三国故地、包公故里。这一派的徽山皖水,不知是何缘故,却不太为人所知。我虽不是生于合肥,却是从小在此地长大,血液里浸润的这里山水。因为喜欢摄影,故一直存了用自己的镜头展现家乡美丽的念头。(图文/fordo)

合肥美术馆合肥美术馆

  独享那一缕初升的朝阳

  在这一年的拍摄过程中,最辛苦但却也是最享受的过程便是这些与朝霞相伴的日子。我一向喜欢那些由红色、黄色、橙色组成的鲜艳的大自然的色彩,而在城市里的人们大多只能看到绿色、蓝色和没完没了的灰色。为了能够拍到这些城市里的难得一见的美丽光线,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早起。这些视频里的光彩夺目的日出场景大部分是在清晨四、五点钟拍摄的。夏天日出早,人也要起的特别早,往往四点多钟就得出门;冬天日出是晚了,但天又黑又冷,更是不易。但所有的艰辛到了新日初升、霞光普照、奇异万状的朝霞映入眼帘的那一刻,顿时觉得什么都值了。那个时候,在辽阔无际的滨湖岸边、在绿草如茵的岸上草原、在繁花似锦的桃溪花海,温暖迷人的旭日霞光之下,天地之间仿佛只我一人,于是这朝阳、这彩霞仿佛变成只我一人专享,我便融化在这景致里,虽历经艰辛,但心若暖阳。

岸上草原岸上草原
滨湖环湖大道滨湖环湖大道

  记得拍桃溪花海日出那次,是个夏日周末的清晨。那个拍摄地也是早就踩好点的,只是这个景点平时管理规范,周围整整一圈都被铁丝围栏围住,没有一个入口可以进入。为了赶上那天的日出,我只得找了个相对较矮的地方翻墙而入,因为无路,我只得穿梭在齐膝深的野草丛中。正是夏日清晨,那草间枝头挂满了厚重的晨露。这样一趟下来,膝盖以下便已经湿透了,便如忘了卷裤脚就下河趟了一路似的,后来的拍摄便是在这一路泥泞之中完成的。不过那天人品爆发,不仅日出尤其艳丽夺目,远景处更是雾气缭绕、氤氲如仙境一般。那个场景最终被我命名为“落入凡间的花园”。

桃溪花海桃溪花海
落入凡间的花园落入凡间的花园

  那些追云的日子

  这一年,我都在与云赛跑,追赶着屈指可数的蓝天白云的足迹。这样一个愈发现代化的城市,雾霾的侵扰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我常常怀念那些小时候的日子,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湛蓝的天空下嬉戏、喧闹!如今我想用镜头去拨开那笼罩在城市上空的层层面纱,去还原她本来的面貌,居然也要学会带着拨云见日的勇气和执着。

包河公园包河公园

  包河公园的石桥边,清晨被停在枝头的鸟儿们叫醒,朝霞逐渐被点亮;牛角大圩的风车下,流云很有规律的向一处汇拢,在尽头凝聚成一缕红色;安徽大学的教学主楼前,看浮云略过屋顶轻快的舞动,仿佛又回到那段叫“青春”的校园时光。我在那些珍贵的日子里,追逐着千变万化的流云,仿佛一眨眼她们像捉迷藏一样,又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大圩古镇大圩古镇

  10月中旬到11月是噩梦般的一个多月,那时我的拍摄正处于收官阶段,还有大概4-5个场景就可以收官了。本以为很快可以完成的事情,却让我等了整整将近两个月。无休无止的阴雨和雾霾成了每天永恒的主题,看着墨迹天气上一溜排的“雨”、“阴”、“重度污染”、“中度污染”,确实让人很灰心。但乌云终会过去,我也知道终有一天浮在这城市上空的雾霾会消散殆尽。雾霾背后的城市其实很美,700万的城市居民每天少做一件破坏环境的事,也许我们很快就不用再做追云的人了!

巢湖巢湖

  上帝视角下的合肥

  年初在设计这个作品的时候,本来没有准备加入航拍的内容。后来是因为受上海的ling的那部《魔都魅影》影响太深,才决定加入航拍的内容,用来丰富镜头的视角和拍摄的范围。航拍大大拓展了拍摄的视野,可以从以往我们很难看到的角度去领略城市的风采,所以最终的作品中这些航拍的镜头确是为整体增色不少!

航拍桃溪花海航拍桃溪花海
合肥开福寺合肥开福寺

  与繁星为伴的夜晚

  记得小时候,住在我爸妈单位的大院里。单位办公楼上有个很破的天台,一到夏天我们就经常爬上去,坐在小板凳上,扇着大蒲扇,数满天的星星,大人们告诉我们这是什么星座,那是什么星座。经常数着数着就睡着了,然后就被大人们抱回家。1986年哈雷彗星来的那天,我们拿着借来的天文望远镜,在天台上守了一夜,最后也没看到彗星是啥样子。原本以为,在雾霾已成常态的今天,在这里我们是不可能看到星空、看到银河了,没想到在今年夏天的一个不期而遇的夜里,我却不可思议的看到了异常震撼和美丽的星空和银河。在那个PM值低于15的夜里,我尽可能的远离城市的灯光,用相机记录下这绝美的一刻。

滨湖银河滨湖银河

  那是八月的一个周六晚上,天空罕见的清澈如水,在市区早已是繁星满天,我便隐隐的觉得若是城郊或许能看到银河。当下二话不说,便驱车直奔滨湖边而去。待到湖边,果然一道清晰的银河斜跨在天际,璀璨夺目。我便如捡了宝一样,各种场景一阵狂拍。然后就直奔早就看好的湖边一座灯塔而去。那个灯塔不在滨湖环湖大道主路边上,要步行穿过一条3公里左右的小路才能到达。已是深夜,那条小路两边都是深不见底的芦苇丛,我打着手电,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摸索着。走了约莫一半的路,突然一阵急促的犬吠声扑面而来,我吓了一大跳。不一会两道刺眼的手电光束在我眼前乱晃开来,原来那芦苇丛中竟住着人家,大概是怕我偷了东西,自然就用犬吠和手电招呼我了。终于到了灯塔之下,四下里黑压压的空无一人,只听得湖中汩汩的流水之声,确实让人害怕。不过正值午夜,月光如洗、繁星闪烁,映着灯塔顶端的红色信号灯,确是难得的景致。我便找了个合适的角度,拍下了视频中珍贵的星夜流转的画面。这一夜虽然冷寂,但有繁星、银河为伴,却也是难得的经历了。

滨湖星空滨湖星空

  光影流动的黄昏与夜晚

  庐州月光、洒在心上,太多的伤、难诉衷肠;庐州月光、梨花雨凉,家乡月光、深深烙在我身上。合肥的夜与黄昏,用许嵩的这首《庐州月》来诠释最为贴切。初春滨湖岸边夕阳映射中的芦苇摇晃,夏日天鹅湖畔落日彩霞下的游人嬉闹,深秋科学岛湖间的水波晃动、风云际会,每一个晚霞飞舞的黄昏、每一段日夜流转的瞬间,都是家乡不可复制的美景。

天鹅湖黄昏天鹅湖黄昏
董铺水库落日董铺水库落日

  痛并快乐着的后期

  不论对于一张照片还是一段视频,后期都是极其重要的部分,往往最能够表达作者的内心和创作意图!而对于我这样一个极端完美主义者来说,不论是BGM、场景的排列、转场效果、片头片尾,甚至是字体的选择都是极其自虐的苛刻。

五里飞虹五里飞虹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属于自己的城市里,因为太熟悉,所以忘了认真去打量它,看看那些在我们身边不曾留意却意想不到的美景。没有风尘仆仆的跋涉,没有千山万水的跨越,我用一年的时间认真停留,逡巡于每一个熟悉也陌生的角落,用镜头记录那光阴流转的故事。这是一篇关于家乡的游记,这一年,我做自己的导游,用热爱去撰写每一段真实的感悟;这一年,我做自己的导演,用镜头去呈现每一寸家乡的美景!

推荐阅读
发现旅行
扫我
关于我们 新浪网旅游频道专业旅游网,全球华语最具影响力的旅游在线媒体。为网友提供权威实用的旅游资讯和景点信息,易操作的旅行攻略分享平台,和可信赖的旅游线路、机票酒店预订服务等。
精彩栏目
旅游景点酒店预订
主题旅游机票查询
旅行攻略热门专题
往日回顾发现之旅
关注我们 新浪旅游新浪资讯产品,每日推送旅游信息。

旅游频道业务合作: 010-82628888-3876

客服服务热线: 400-690-0000

旅游网站违规失信举报电话:12377 或12301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