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发现一个让人惊艳的美景,往往开始于一次始料未及的旅行。就像这个4月,我随众人踏上了普立的旅途,不想,竟成为我此生最难忘的记忆。我知道了开始,却没猜中结尾。

  俯瞰尼珠河峡谷

  脚在“地狱” 眼在天堂

  进入尼珠河峡谷有三条沟峡——深邃险峻的戈特深沟、巨石林立的岩脚寨沟,还有近乎完美的官寨沟。官寨沟中有壁立千仞、怪石嶙峋、白练倒挂的险峻;有曲径通幽、藤树相绕、蔓石相缠的隐秘;也有石上清泉、谷风徐徐、水汽弥漫的意境,荆棘花开的季节更是姹紫嫣红。崖壁、奇峰、幽谷、顽石、清泉、苔藓、老树、杂草。。。。。。所有古人笔下的山水诗词都在这里一一呈现。

  攀爬板壁崖

  官寨沟的路随性得天马行空,随势而生,顺势而行,有时狭缝而过,有时攀岩而下,有时蹚水而行,有时需跳石前行,有时又化身横跨于淙淙清泉上的独木桥。。。。。。沟中风光绝美却又险象丛生,每一步都需手脚并用、注意力高度集中;而每一眼都是寻常不可见、移不开眼的奇美。诱惑与危险并生,一脚踏错万劫不复,更使得官寨沟魅力无穷。

  石山清泉

  流不尽的尼珠河 说不尽的山乡情

  走完艰险奇美的官寨沟,视野豁然开朗,滚滚的尼珠河从远方奔流而来,又向着下游蜿蜒而去。身后是来时的路、林立的峭壁;对面是贵州同样葱郁的山林;远处,视野所及之处,是美丽滩涂、是青青草地、是随风摇曳的野花、淙淙的流水,还有田间石头垒成的阡陌。。。。。。

  尼珠河峡谷

  尼珠河是南盘江的一条支流,当地人也称其为“泥猪河”,生动而充满乡土气息。宣威境内的尼珠河大峡谷被称为是“世外桃源的真迹”,是与世隔绝的人间仙境。两侧林立的峭壁阻隔了凡尘的喧嚣,此处独辟一境,是李白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是苏轼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是白居易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是杜甫的“高江急峡雷霆斗。翠木苍藤日月昏”;还是唐人钱起的“青山看不厌,流水趣何长”和南朝诗人王籍的“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奔腾不息的尼珠河造就了两岸的绮丽风光,也孕育着尼珠河畔的小村庄,人们在这里繁衍、在这里耕作,在这里衍生出对家乡浓浓的依恋。

  尼珠河峡谷绮丽风光

  峡谷深处野村庄 夜不闭户羊不回家

  沿着河滩边的小径一直走,有时靠山而过,有时伴水而行,有时途经农家田地,有时路过野花地,青青河边草、曳曳陌上花、潺潺江中水、空谷鸟蝉鸣。行了近一个小时,走出河谷的一个弯道,尼珠河村远远地出现在眼前,有“千峰环野立,一水抱城流”之景,又有“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之境。这个宣威市海拔最低的村落,静静躺在峡谷之中、尼珠河畔。

  尼珠河村

  走进尼珠河村,如果你对陶翁的诗词够熟悉,或许每个场景都会叫你想起陶渊明的一句诗词;每一个画面都会在陶翁的字里行间找到身影。没有围墙的人家,屋门不闭;政府支持改造的道路不再泥泞却保留着山乡的气息;屋后私密的园子篱笆青藤,望出去便是清澈的尼珠河;巷道木架上的背篓似还有乡民劳作后的体温和汗液;废弃的簸箕,仿佛还在等待主人的召回;噗哧着鼻息的老牛在河边吃着青草等待着夕阳西下;“不回家的羊”散落在四周的山林之间,偶尔传来几声辽远的“咩咩”声;谁家的小狗昏睡在温热的阳光下、跳脱在某人的逗弄中发出轻吠;母鸡的咯咯、公鸡出其不意的打鸣回响于大半个山谷。这,就是陶渊明的那个“世外桃源”。

  屋后的园子直通河边

  缺了门牙的老阿婆、抽着旱烟的老阿公、笑容淳朴的小媳妇、憨厚可靠的汉子、有着如水纯净眼神的孩童,他们坐在夕阳中的老树下,望着我们这群风尘仆仆的远来人。“不回家的羊”已抓来杀好,滚滚的羊汤锅往外冒着肉香;水已烧好,茶叶在滚烫的山泉中舒展开来沁出茶香;只有山歌无需备好,所见、所闻、所感,兴起而唱、信手拈来,出口,已是普立大山中最美的曲调。夜风袭来,菩提婆娑、枝叶沙沙作响,成为这个夜晚独一无二的伴奏。

  千年菩提 每个人的乡愁中都有一棵“村口的老树”

  似乎每一个故事中的村庄都会有一棵老树,或者在村东头,或者在村西口。总之,这里会是村中主要的信息交流地。而在尼珠河畔这个不足四十户人家的小村庄里,这样的角色就由这棵千年古菩提扮演。日复一日,当太阳从尼珠河面收回了余光,月亮跳脱出崖壁最顶部之时,劳作一天的村民们就会聚集在菩提树下,穿过散漫的拖鞋,找个合适的位置,以最舒适的姿势懒懒地倚坐在菩提树露出地面的粗壮根茎上,侃侃大山、聊聊传说、拉拉家常,或者听刚出过寨子的乡亲讲讲外面的见闻和新鲜事儿,甚至什么都不说,听听山风,听听虫鸣,间或夹杂几声牛羊的哼唧,偶尔拍动下双手,赶走凑热闹的蚊子,而不远处,是依稀可闻的尼珠河永不停歇的潺潺水声……这样的场景定格成尼珠河畔最经久的画面。

  村中老菩提

  千百年来,菩提静默地坚守在这个小山村中,守望着奔腾不息的尼珠河水。看着一个女娃穿上嫁衣、一个男孩长成顶天立地的男人,一代,又一代。

  留守的人在树下等待,远行的游子午夜梦回时,是那亭亭如盖的古树和树下孤独凝望的身影。

  千年菩提

  有些人旅行,是因为厌倦了一个地方,想要逃离,想要走异地、奔异乡,去认识不同的人;有些人旅行,是因为他们心中住着另外一个故乡,它或许比不上家乡的繁华富有,或许也没有家乡的历史悠久,然而,那里却总有一个地方能触动你的内心,让你感觉到不同于家乡的归属感。或许,那里是人类共同的故乡,原始朴实、亘古恒久。而尼珠河村就是这些地方中的那么一个,虽然你只是个过客,虽然匆匆一面就是永生诀别,然而经年之后,你或许还是会久久回味,甚至一个鸡鸣木栏的画面也会在你脑海千回百转。

  时光流转 雕石成阵奇石铺谷

  尼珠河村再往下游走,是当地有名的巨石阵。色彩斑斓的悬崖峭壁、葱葱倒挂的老树、悠远深长的两岸猿声、躺满一河的亿万奇石。

  巨石阵

  时光与流水的千流百转,雕琢出尼珠河的奇石“博物馆”,大的怪石嶙峋、独石成山、鬼斧神工,小的鹅卵石铺满河谷,或混于沙粒之间,或躺于水流之中、或藏身巨石之下,当地人说“如果你是有缘人,就能在这里找到宝贝。”奇石、水潭,这是“清泉石山流”的诗画意境;“女娲补天遗址”,这是当地人最浪漫的诗意情怀。

  据说尼珠河下游的怪石更是巨大,犹如擎天而起,人可穿行于石下,细流绕石、石过清泉。

  怪石

  尼珠河峡谷是隐藏在宣威市普立乡的一个世外秘境,要想看美丽的风景总要经历中途的艰辛,方能不负秘境的惊艳。曾经的尼珠河村,村民外出都要“飞檐走壁”,连女子也能背着背篓徒手翻越数丈陡壁。而今,游人可以绕道贵州境内自驾前往,也可攀峡谷石壁而入,体验惊险刺激的不凡之路,陡壁则切莫轻易尝试,普立乡也在计划修通进村的公路;曾经的尼珠河村,三十几口的人家可能无法满足你的常住需求。而今,你可以在河边支个帐篷享受野外露营的欢趣,也可以居于民宿,体验村民一样的当地生活;曾经,尼珠河村是个可望不可即的秘境、桃源,如今,路在脚下,它,在尼珠河畔。

  (图文:@渔小嘿)

推荐阅读

相关视频

更多>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