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大院:退亦有为 隐而彰显

喜欢
大字
小字
位于 四川省 | 远方网 微博 | 2014年06月30日10:02

  深山藏古宅

  吃过午饭,从邛崃平乐古镇桥头出发,离开下坝场,渐渐拐入一条弯弯曲曲的山道中。开得五分钟,却不见地图上标注紧挨古镇桥头的“李家大院”,于是焦躁起来,问沿途耕种的农人,却只笑眯眯地作答:“还早呢”。听多几次,便知那幅地图的比例尺是多么离谱。

1

  一路逶迤向上。平整宽阔的农田最先消失,夹道是累累结了黄金梨却还未熟的山地,再一拐,眼前忽而闯出一片莽莽苍苍的竹海。竹竿粗大,生长多年,竟有参天的态势。梢头承不住密密沉沉的竹叶,从山道两旁俯身交织纠缠,形成天然拱门,密不透风,只星星点点地漏点阳光。道旁有小溪,随车道浅浅流动,时缓时急。秋初的溪水是一种清澈的冷冽,间杂了枯黄的竹叶,未尝不是一种意趣。一股悠长的凉意扑面而来,是游荡于竹海中的山风。

  就这么悠悠荡荡开了半小时,几乎要忘掉此趟的目的。

  可是司机许师傅却提醒:“到了”。

  地势较高的开阔平地上,俨然一片陡崖,一条窄而陡的赭色石梯延伸向上,必须弃车用步。抬头一看,山深林密、竹啸声声,这还得走多远?

  但不过几十步,涉过一弯流水,沿深涧在竹海中转过若干山嘴,过一道木桥,在六株伞状百年楠木的映衬下,一座深宅大院便巍然矗立在眼前。居高临下一转头,我们的车、来时的路可不就在下方、历历清晰?

2

  深山藏古宅,隐秘如是,古人诚不我欺。

  花楸山下的富足

  清咸丰末年,深秋。

  当纸商李洪楷背着手站在花楸山上,为“业大人旺”而择地建屋时,他一定想起了祖上的遗愿——苟全性命,不求闻达。

  李氏一族原籍浙江武陵。明万历期间,李朝佐及长子李延邦两代为官。因官场争斗,被诬通匪,万历下旨满门抄斩。延邦遂令三子各给银四百两,乘夜潜逃入川,其中一子改名隐居临邛平落(即平乐)。即是李洪楷九世祖。

3

  明末清初,蜀地战祸不断。李氏一族再次从平乐镇上远遁入路远竹深的花楸山中,以造纸和采茶为业。到了咸丰年间,身为一族之长的李洪楷已成为当地首富。他是远近闻名的纸商。花楸山慈竹是造纸上好原料,小工砍下来,放进淙淙清溪里沤个几日,足踏去壳后捞起,再入甑子蒸烂,挫碎成丝,拌上石灰封存月余。然后再蒸、浸、冲、晒、淋、蒸、漂……如是反复数次,最后上帘床揭张、火焙熏干,方始成纸。都说“成都草纸半平乐”,可李洪楷所产的纸甚至经云南远上,一路卖去了东南亚。

  再就是种茶。花楸之茶,旧时也称火井茶,清人吴秋农记载:“锅焙茶,产于邛崃火井漕,箬裹囊封,远至西藏,味最甘冽,能荡涤腥膻厚味,喇嘛珍为上品”。马铃儿声响叮当,这边的山茶入了茶马古道,那边的银两源源不断而来。

  凭世世代代的造纸和种茶,李洪楷已成为邛崃首富,身后的大家族也开枝散叶、硕果累累。他有足够的财力营造一个壮观繁缛的大院。

4

  然而那是咸丰末年。尽管茂林修竹中的花楸山还是一片平静祥和,却在那遥远的京城,圆明园已毁于火烧,《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也签订了。天朝正式拉开丧权辱国的序幕。

  他隐隐嗅到了乱世的味道。也许就在那时候,李洪楷想起了祖训,“苟全性命于乱世”,这绝非“躬耕于南阳”的以退为进。

  我们走上最后一级台阶,眼前是一片开阔的平台,一平如镜。

  左边是高高挑出来的门楼,现已作了小卖部;右边,是一个巨大的“泰山石敢当”。正中间高阔的朱红门廊,正是李家大院。

5

  走进第一进的双层大门。先是长方形的前院。最靠外的一溜房屋,是门卫和轿夫的住所,跟第二进院门夹出一方下陷的小小天井。天井沿上生着森森的绿苔,是日久年深,砖石受一次次泼水后生出的痕迹。西北角为开敞门厅,置极长极大的条凳让来人坐候呼请。

  走入第二进,这才真正进了正院。跨门而入眼界豁然开朗,面积387平方米的大天井逼现眼前,气势撼心。看资料,竟说铺有837块两尺见方青石板,能放48床晒席——果真严严整整地排着晒席,上面金灿灿的一大片,可不是晒得半干的苞谷粒!四方的屋檐下还坐了人,身边堆了成筐的苞谷,只惊诧地看了我们一眼,又安静地低头各自掰苞米。

  他们是李氏嫡系的后人,眼前这大院中只有十几户人家,另两个偏院加起来,一共26户85口人。和平年代,李氏祖训言犹在耳,架不住外面世界的精彩,青壮年大多出去做了工,有的只在平乐,有的出了省。

6

  院门的这边墙面上有个石板,上面是尽力擦拭却没能抹掉的字迹。仔细一看,乐了,是“禁止黑五类居住”。

  万历死了,溥仪下台了,内战结束了……什么样的腥风血雨,也架不住他们安安静静地坐下来,掰苞米。

  豪宅大院隐复显

  清咸丰末年,春初,李家大院开建时。

  李洪楷煞费了一番苦心。他选址在被青山环抱的深丘之麓,四围青山封锁,一派幽深景象。东临山溪,西面是山路交汇处、出入顺畅。宅基坐西朝东,每天清晨总能沐浴到第一缕阳光,取“紫气东来”之意。院子后靠崖前临坎,避寒风、纳朝阳,即山取水、顺坡排污。

  当地人说,这位置是“佛爷晒肚”,风水极好。且地处阳坡,气畅风顺,虽有云雾缭绕,但无阴湿之忧。宅子顺坡砌石成坪,建筑群南北向横陈1200多米,气势逼人。顺坡砌筑的石挡墙高达10余米,遮住一脉“大院深深深几许”。

  大院是中国家族文化在建筑上的投射。它崇尚宅院结构严谨,一般呈封闭结构,有高大围墙隔离;以四合院为建构组合单元,院院相连,沿中轴线左右展开,形成庞大的建筑群,房舍布局主次分明、内外有别,一一对应了礼制、等级和纲常。

  李家大院占地13000多平方米,共有3院、7天井、149间屋室。主院空间结构为“三进两天井”,对称布局,第一进前排房屋8间,居住的是门卫和轿夫。第二进是正院,大天井之西5间正房,居中为堂屋,是李氏宗族重大活动的地方,堂内空间很大,堂外檐廊连通,居行极为方便;南北厢房对称4间,居中房屋处理微妙,有多门通往他室组成“多房向心”格局。大天井四角的“转角”室内空间极大,据说是“为后人遮荫”,子孙繁衍多了,便可就地隔出多个房间——这竟是当今买房有赠送空间的心态了。再后面是第三进,是佣人居所,猪圈、柴房等。无论正房还是偏房,皆为木构架,结构形式“穿逗”。用了悬山式屋顶,相连之处巧于“互借”,达了“正门正”、“偏门隐”的构造显次。

7

  除主院外,还有南北两个偏院,和主院有门、廊联系,成为能合能分的一体。穿梭在一席又一席的苞米粒中间,我们细细打量这大院。从体量上依稀可见昔日的恢弘,但呈现在眼前的木质建筑,早已失去了昔日的气派和光彩。窗棂是脱了色的,门是破旧的,柱子仔细一看,是白蚁蛀过的。

  相比起山西乔家大院和同时期的云南承恩堂,李家大院未免过于素朴:没有砖雕,除了柱础上有点简单雕刻外,也难寻石雕。只有木雕,特别是那些积年不扫,已经残破了的门窗雕花线条流畅、造型优美,能看出昔日辉煌一方的影子。

  和合二仙是少不了的。明代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中说:“宋随杭城以腊月祀万回哥哥,其像蓬头笑面,身穿绿衣,左手擎鼓,右手执棒,云是‘和合之神’。祀之可使人在万里之外亦能回家,故曰万回。”后分为二神,称“和合二仙”。窗棂上,两个小儿蓬头笑面,一持荷花,一捧圆合,取“和谐合好”之意。这可是当年新嫁娘所居的洞房?

  花木雕刻也是多种多样:松竹寓意挺拔、健壮、有骨气的儿郎;葡萄是蔓长多子;芙蓉、桂花、万年青凑在一起,那就是“万年富贵”。

  在第一进门处,还有楠木的雕花屏风,“双凤朝阳”、“寿星跨鹤”、“八仙过海”、“麒麟仰凤”浮雕镏金布彩,一片喜庆。寓意富贵吉祥的装饰图案花样层出不穷,也不时见着儒家教化内容的传说故事场景。其实,讲究的何止木雕?这里的挡土墙、地基、地坪、阶沿及柱础、地脚尽管都是常见的红砂石材,却打磨得平平整整、端端正正。大天井中,甚至地漏都雕刻有吉祥图形。

  屋面用了同样素朴的小青瓦,这种瓦呈弧形,青灰色,平民用之较多。但因脊饰变化多端,再加上低低下垂的滴水瓦雕刻精美,衬出上方的蓝天和背后极美的天际线。

  把目光收回来,投向滴水檐下、正屋最居中的祠堂。这里面挂着光绪赐赏的“皇恩宠锡”与“克绍箕求”御匾,“克绍箕求”又作“克绍箕裘”,出自《礼记》,意为继承父、祖辈的事业。

  故受皇恩荡,如今荫后人

  咸丰驾崩,转眼已是光绪年间。

  中部大院已然建成,南院、北院尚在修建当中。是年,官府为李洪楷请奏“举贤”、“请赐”,因他平日好施善行义,捐款助建邛州南桥、油榨桥及雅州宝兴桥、大川桥等,在民间有“善士”之称。光绪准奏,赐授“正六品”顶戴,赐赏御匾。额牌为檀木精雕,火焰、蟠龙、汉纹三匝透雕边框精美绝伦,额书“皇恩宠锡”,蓝底金字,光彩夺目。

  御匾成为了李家大院的镇院之宝——无论纸商李洪楷自身是多么谨小慎微、不愿名闻朝堂,而致这苦心营造的深山桃源暴露于世人前;又或者,深受儒家文化浸染、奉行君臣之义的他,会怀着矛盾的心态引以为傲。

  御匾被请入李氏一族最重要的祠堂,匾额下,清同治年间的神龛依旧,上面刻着“福寿增荣”,上边还有“家训喻志”。其规格之大、材料之精、制作雕刻之细,即在清代亦属上乘。在这个祠堂外,是能容上千人的天井。每当逢年过节或家族有重大事端时,回廊两侧站着族中长者,天井中遍是李氏子孙,那该是何等的盛大和威严。

  天井中一片清朗。只有老人家和妇孺在。祠堂两边分别摆了两个摊位,放着一袋袋花楸山的茶,和堆在糠里的土鸡蛋。再一看,还有一串手指长的小灵芝。看了院落还不过瘾,还想看看屋内构造。怕人家拒绝,先买了十几个土鸡蛋再去央告,结果老人家乐意得很。

  进门是堂屋,被隔成了两半,前半截是桌椅板凳电视机,后半截是柜子书桌床。床看着古色古香,我好奇,凑上前看是什么雕花样式。女主人忙说,假的假的,以前的早烂了,这个是做的。

  再走到后边去,豁然开朗了:后门出去三五步便是山坡,顺着坡势是一排房屋,说那是另一户人家。山坡夹出一道天井,是平常洗菜、洗衣、淘米之处,光线明亮、视野开阔。用完的水泼在地上,沿着数百年前的石砌排水沟渠,或穿院或绕寨、或明或暗、或直排或截流,一径地流下陡崖去,从无积水之患。

  沿着侧后方的石砌小径往上走,一溜溜掩映于茂林修竹中的青灰色屋檐渐次显现,走得越高,出现得越多。停住脚步前后一张望,将正院以及南北偏院都收入眼中——这样的节次鳞比、重檐叠屋,哪是一个“大院”就能概括的?该改名李家寨才是!

  不多远处,是大面积的山坡茶园,以及漫山茂密的竹林——昔日,李氏祖辈便靠它们繁衍生息,再往上还有造纸作坊遗址。昨日才下过雨,山林间闪烁着一种碧绿的湿意,行走其中,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顺石梯步一路向上,可至祭天台。昔日,当李氏远祖避祸于邛崃,又辗转来到这深远的花楸山时,他们一定将这“天”看作了护佑他们远离灾祸、福泽绵长的怙主。年年的祭天仪式,以及后代李洪楷对乡里慷慨的施善行义,也是对这“天”恩泽的感念。

  而之后一百余年,李氏后人和中国其他家族一样,经历了中国最动荡不安的百余年,直至今天,尽管大部分人已离开深山,但仍有祭祖仪式维系他们的血脉。这未尝不是对他们谨慎谦恭、乐善好施的回报。

  2003年底,邛崃一家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打算斥巨资开发李家大院,将现居住在几家老院的30多户人家集体搬迁,重新打造“世外桃源”。这一决议遭到李氏后人的一致反对,理由是,世代居住在此,有祖业,有沿袭下来的家风。至今保留的族谱训诫有令:再穷也不能卖祖产。李家后人,到底流着李氏祖“退步”的血。

  太阳已经西斜了,我走出院门,拾级而下。沿原路返回山脚,再回头一看,只见眼前一片绿影——山深林密竹啸声声,那恢弘雄奇的李家大院又再度倏然不见了。

分享到:

我有话说

四川省 sichuan

生活在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上,四川人创造出了悠久灿烂的巴蜀文化,它与中国其他地域文化一样,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1986年四川广汉发掘出三星堆遗址,证明了早在4000多年前,巴蜀文化就已逐步...【更多简介】

关注|粉丝
+ 关注
关注|粉丝
+ 关注
关注|粉丝
+ 关注
关注|粉丝
+ 关注
关注|粉丝
+ 关注

四川省旅行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Copyright © 1996-201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门国家和城市

热门国家和城市

热门国家和城市

热门国家和城市

热门国家和城市

热门国家和城市

热门国家和城市

大家发现

为我发现

发现攻略
    发现微博
    新浪微博、博客、邮箱请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还没有新浪账号?

    立即注册
    X

    sdasda

    您有 条新提醒

    @明日香 提问中
    1/140
    此问题会同步到你的新浪微博
    提交问题